58-year-old man presenting with left lower quadrant pain

2012年時代的Aloka SSD 900,幫助我們學習很多, 也非常感謝伯良當年架設錄影的設備, 讓我們可以不斷的反覆檢視和追求進步。 現在以為的理所當然,在當年都是萬分不易, 當年印出的超音波熱感印紙我都還留著紀念, 當年的教學就是用Scanner掃下來後制作教學簡報。 以下這段影片,當年提出了兩個問題: What...